Posted by on 2020年6月26日

导言

当我年纪还小时,经常会去翻阅家里那部厚重又积满灰尘的大百科全书。而古典时代的历史则是我个人最为喜爱的,每当我翻动书页时,那些披着神秘色彩的英雄豪杰们仿佛就要从哗啦作响的纸张间蹦出来一般,活灵活现的浮现在我眼前。这之中,古希腊的剧作家是我又敬又恨的存在,如果给他们一支笔,似乎天上的诸神都会被写成好女色的骗子。但也正因为他们,我们才得以抛开一贯的印象,客观地看待那个遥远的国度。就算是在光辉耀眼的伯里克利“黄金时代”,欧里庇得斯也会用他的悲剧描绘出雅典下层人民的疾苦;同理,正是有了阿里斯托芬这位喜剧大师,我们才会惊讶地发现,原来伯里克利的死并没有让雅典彻底迷失在黑暗中,还有尼基亚斯(Nicias,前470—前413)这样的人曾作出过引导他们的努力。

明哲保身的怯懦者

如果要问尼基亚斯是如何在雅典政坛中崛起,那显然可以用“明哲保身”这四个字来概括。若不是这句格言的指引,恐怕他只能重蹈其诸多前任的覆辙。尼基亚斯出身贵族阶层,是伯里克利的忠实拥戴者,同时也作为同僚兢兢业业地辅佐他独揽大权。作为雅典十将军之一,尼基亚斯非常了解人民的力量,他们将能够拯救自己于水火之中的英雄推上神坛,却又挥舞着“陶片放逐”的大棒将这些人敲个粉碎,而起因很可能只是一件小事——当然,这仅仅是借口,真正的原因是:雅典人民不喜欢他们无法控制的领导者,即使那个人非常有能力。

伯里克利

伯里克利以措辞独特的演说来感化民众、以果断的举措和个人魅力让民众信服。尼基亚斯不是伯里克利,他无法做到这些,但他可以从自家的奴隶身上学到某些事。当一个奴隶将要挨打时,他会将身子缩起,显得自己瘦弱又可怜。这样管家可能会因为恻隐之心而移开他的鞭子。尼基亚斯能做到这一点并非因为他擅长伪装,而是他的天性本就如此。在演讲时,若是有政敌当面攻击他,那他的怯懦就会自然而然地显现出来,让听众们对他产生同情。不止如此,他同样从伯里克利身上学到了稳健和持重的精神。正因这样的态度,尼基亚斯做到了大部分雅典政治家都没能做到的事——获得民众的喜爱。

尼基亚斯曾自称为“公众的奴隶”

Posted in: nba赔率网